<listing id="rwpew"></listing>

    <small id="rwpew"></small>

      內大要聞

      我校王國俊研究員與合作團隊聯合發現病毒編碼蛋白新機制:病毒基因與人類基因融合產生新型嵌合蛋白

      2020年6月18日,由美國紐約西奈山伊坎醫學院(Icahn School of Medicine at Mount Sinai)牽頭,多國科研工作者聯合發現病毒編碼蛋白新機制,相關學術成果發表在國際頂級學術期刊 《Cell》 (IF=38.63),題目為 《hybrid gene origination creates human-virus chimeric proteins during infection》。我?!笆〔抗步ú菰倚笊痴{控與繁育國家重點實驗室”王國俊研究員為共同第一作者。

      RNA病毒一直給人類健康帶來巨大威脅。分節段負鏈RNA病毒(sNSV)通過自身攜帶的RNA聚合酶搶奪宿主細胞mRNA的5’端帽子結構,轉錄為病毒mRNA,合成的病毒mRNA是由宿主基因和病毒基因組成的嵌合mRNA。此過程被稱為“Cap-snatching”,是sNSV復制周期中的關鍵環節(圖1 A)。

      一直以來,人們認為:病毒mRNA翻譯的蛋白只包含病毒基因的開放閱讀框(ORF),宿主來源的mRNA序列的作用是其5’端帽子結構可供宿主細胞翻譯體系識別,其他宿主源遺傳信息沒有合成病毒蛋白的功能(圖1 B)。

      該研究揭示了病毒編碼蛋白的新機制。

      研究發現,病毒搶奪過來的宿主源mRNA片段,不僅起到5’端帽子結構的作用,而且這些宿主源mRNA片段包括起始密碼子(AUG),宿主細胞可以從宿主的AUG開始翻譯,編碼兩類宿主與病毒的嵌合蛋白。若宿主源AUG與原有病毒蛋白ORF在同一讀碼框中(in-frame),產生的蛋白為 N 端延長的宿主與病毒嵌合蛋白(圖 1 C左); 若宿主源AUG與原有病毒蛋白ORF不在同一讀碼框中(off-frame),產生的蛋白為新型的嵌合蛋白(Novel host-virus encoded proteins)(圖 1 C右)。

      進一步研究結果發現:流感病毒感染細胞后可以產生上述兩類嵌合蛋白,這些嵌合蛋白可以誘導T細胞反應,并且與病毒的毒力相關。該研究提示,這種新的病毒蛋白編碼機制可能不僅僅局限于流感病毒,在其他人類病毒、動物病毒和植物病毒中也廣泛存在這種宿主與病毒嵌合蛋白的編碼機制。

      論文鏈接: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092867420306309?via%3Dihub

       

      上一條:向上!一起來看被內蒙古新聞聯播報道的內大新答卷!
      下一條:復旦大學趙東元院士來我??疾旖涣?/a>

      麻将牌